第四四九章 夫唯不争

????璀璨的刀光一重接着一重,在重水组成的大海中还能有如此威力,可想而知这把刀的强势,不愧灵宝之名,而且想来还不止于此。

????金仙如此,若是太乙用出来必然有惊天动地的威能。

????两人的战斗宛若翻天一般,无数人用法力堵住双耳,即便是如此也让无数人难受到了极点。

????重水的海洋无尽,那些重水蛟龙也是如同无尽。

????“你这小情人了不得啊,那战蛟经才得了几天就有如此境界。这罗汉虽然脑子不好使,但这灵宝刀还是很强的,结果丝毫讨不得便宜。”红袖笑道。

????张帆装作没听见,这种事,说啥都是错,不如装作没听见。

????国师仿佛察觉了什么,不过没说什么,她对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是没有兴趣的。

????无情倒是饶有兴趣的说道:“这把刀和一个小世界相连,能暂时借助一个小世界的力量,翻江倒海倒不是吹牛。这小姑娘的战决不错,宝物也不错,又有神格包裹龙珠,不过这种灵宝不是那么好挡下的,至于她的三昧真水如何,这个还真不好说。”

????“我开始也这么想,不过看到这个神格,想来你们在异界得到的重水珠也在她的手上了,那才是大杀器,不然她金仙道行谈什么三昧真水。我还奇了怪了,那小白龙也未见得不能担当重任,原来是舍不得灵宝。”红袖似笑非笑的说道。

????无情诧异道:“好家伙,为了勾搭小姑娘还真会下本钱啊,两件灵宝就这么送出去了?”

????“何止啊,还找敖青要了上古战蛟经。”

????“啧啧啧,如此大手笔,怕是玉帝也玩不出。”无情叹息到:“早知道这小子如此大方,当初在异界就应该早点下手了。”

????“现在也不晚啊。”红袖道。

????“算了,能送的估计都送出去了,现在也捞不到好东西了。果然是手快有,手慢无。你那葫芦,乃是开天产生灵根,那双剑是跟着冥河那老东西伴生的杀伐之宝。其他那些边边角角要了也是累赘。”

????红袖哼了一声说道:“要不是这家伙还有点良心,他能过的舒服才怪。”

????国师本来不想搭话的,结果听到冥河的伴生双剑,顿时忍不住道:“什么双剑,难道是那两把?”

????红袖袖子一甩,迷你版的阿鼻和元屠出现,说道:“正是阿鼻元屠双剑,杀人不沾因果,正好用来和一些人算账。”

????“那也杀伐过重,没因果不代表你杀了人其他不会报复,你忘了你上次如何身陨的了?”

????“我明白,所以不着急。这海洋之心可以用来炼制新的定海珠,到时候凑够三十六颗天罡之术,他也用不上给我了,那时候我怕也是大罗了,到时候再找他们慢慢玩。”

????“我这才隐居多久,出来一趟跟不上你们的节奏了,灵宝这么不值钱的吗。”国师也不知道说啥好了,这尼玛的,灵宝啥时候变成了大白菜一样。

????天空中,两人的大战也到了白热化,刀光爆裂霸道,但终究持续不足,万龙归巢冲击,将罗汉金身冲击的七荤八素。

????浑身伤痕累累,身上到处都是宛若鳞片一样的伤痕,仿佛一块玻璃,随时都要崩碎一般。

????“你很不错,居然能破我不灭金身,这是我成为罗汉之后第一次受到如此创伤,就是面对菩萨的时候我也没有如此狼狈过,你足以自傲了。”

????翻江罗汉四手掐诀,灵宝刀悬浮在周身,形成了护体刀罡,这才破掉了万龙归巢。

????杜炜彤法力消耗也不小,眼中闪过了一丝郑重的神色:“本来只是和你玩玩,没想用多少实力,居然能挡住我的万龙归巢,也算有些本事了,值得我认真一些。”

????两个人谁的嘴上都不饶人,随着两人气势的飙升,重水海洋开始变的波谲诡异。

????“待会看你还如何吹牛,死吧。”翻江罗汉一拳击打在自己的灵宝刀上。

????破浪斩!

????刀身颤动,一波波诡异的波纹密集无比的荡开,这一圈圈的波纹就是扩散的刀锋,既有刀的爆裂和霸道,也有水的柔,看起来诡异无比。

????杜炜彤双刀宛若两包轮子一样飞旋护住周身,结果随着波纹的荡漾,两把极品仙宝的双刀咔咔咔的崩碎,白龙战甲顿时化作了流光带着杜炜彤远离。

????但波纹扩散非常快捷,眨眼间又到了跟前。

????“哈哈哈哈,灵宝之下借蝼蚁。”翻江罗汉大笑,凭借这把刀他最近不知道碎了多少人的宝物。

????“和我比水法,呵呵。”

????随波逐流!

????杜炜彤变的透明诡异,宛若变的无形,仿佛又变成了纸片一般,随着波纹荡漾,充满了毁灭性波纹丝毫没有了作用。

????如果仅仅如此这法术也不过如此,但随着她身形荡漾,一圈圈和刀锋一样的波纹以她自身为中心出现。

????波!

????两种波纹荡漾碰撞,海洋重水不断的爆炸,水中一片混沌,天翻地覆。

????翻江罗汉骇然的发现,对方的波纹和自己的一样,而且变的更强了几分,随着不断的碰撞,对方产生的波纹反而朝着自己蔓延。

????“这是什么法术。”翻江罗汉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成就罗汉之后,在水中从来没输过,很多对手根本就见识不到他这一招就挂了,而见识到这一招的基本被波纹切碎成无数的碎片了。

????“这就是水,你自以为将水法融入到刀法,甚至找到了破解一切水法的关键。”

????“难道不是吗?”

????“是啊,你的方法没错,但想法错了。你要破水,首先要你水法大成,或者说你要比你的对手更了解水才可以。但你对水法的了解在我看来也不过如此。夫唯不争,故天下莫能与之争。”

????“谬论,破不了你,只是因为我的刀还不够强而已,而且你还没有赢我。”

????“那可惜了,你一心想要破水,从内心深处是看不起水法的,你杀戮无数水族造就了你的自信。你以为你是对的,但殊不知,你也会败在这一点上,你永远悟不透水法,你自然也破不了真正的水法。你自始至终只是仗着你的刀罢了,太让人失望了。”

????随着杜炜彤的话,波纹瞬间吞没了灵宝刀和罗汉金身,无数的流光崩碎,他的刀和金身被自己的波纹反击回来击碎。

????然而,杜炜彤却没有掉以轻心,因为翻江罗汉的气息还没有消失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